春秋时期,齐国有一个身份特别的贵族叫做天孙封,他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成果,在《左传》和《史记》中也没留下多少翰墨。

天孙封之所以备受重视,是由于异乎寻常的身世,祖孙三代分属三国,并且都是贵族身份。

天孙封又叫伍封,爷爷伍奢是楚国的太子太傅,父亲伍子胥是吴国相国,自己却是齐国贵族。

楚平王时期,伍奢是教习太子建的太傅,费无忌作为少傅帮忙伍奢,但因德行有缺不被太子建喜爱。

跟着太子建渐渐长大,楚平王派费无忌到秦国为太子建迎亲,看到秦国女子长得美丽,费无忌鼓动楚平王直接收其为妾,而太子建则别的娶妻。

费无忌凭着这件事得到楚平王宠信,因而脱离太子建而服侍楚平王。

尽管费无忌的方位越来越高,但心里也越发忧虑,楚平王会渐渐老去,太子建总有一天成为新的楚王,届时自己必定不得善终。

《史记》记载:无忌既以秦女自媚於平王,因去太子而事平王。恐一旦平王卒而太子立,杀己,乃因谗太子建。

怎么办?为了自保,费无忌一不做二不休,数次诬害太子建,楚平王也由于秦国女子的工作对儿子颇有防备。

因而,太子建先被打发到边境镇守城父,随后被通缉,不得已流亡宋国。伍奢上朝力排众议,但是楚平王不光不听,反而将他拘捕入狱。

费无忌忧虑伍奢的儿子伍尚和伍子胥报仇,所以劝谏楚平王召他们来,容许来了就放过伍奢,否则就杀了他。

伍尚和伍子胥都理解去了也仅仅一起遭受痛苦,但伍尚不狠心父亲单独遭受痛苦就去了,伍子胥则流亡到吴国,预备报仇。

《史记》记载:伍奢有二子,皆贤,不诛且为楚忧。能够其父质而召之,否则且为楚患。

此刻吴王僚刚刚继位执政,令郎光为将军,伍子胥知道令郎光有野心,想杀掉吴王僚而自立为王,但又不能说穿此事,便将专诸介绍给令郎光。

楚平王逝世后,吴王僚趁机进攻楚国,导致吴国内部空无,给了令郎光行刺的时机,专诸行刺吴王僚后,令郎光自立为王,是为吴王阖闾。

随后数年里,伍子胥帮忙阖闾打理政事,带兵攻陷楚都郢,掘楚平王墓报了父兄之仇,被阖闾拜为相国。

伍子胥先帮忙阖闾攻陷楚国,后帮忙夫差降服越国,威望一时间到达巅峰,但随后由于与夫差的定见相左而不受待见。

夫差传闻齐景公逝世后齐国发作内争,计划发兵北伐,大多数臣子都拥护这个抉择,唯一伍子胥对立,以为应该先完全灭掉越国。

但是夫差没有听伍子胥的定见,成果吴国打了胜仗,这让夫差以为伍子胥老了,从此越来越不采用他的计谋,在吴国朝堂的方位逐步越边缘化。

《史记》记载:既不得,乃掘楚平王墓,出其尸,鞭之三百,然后已。

齐鲁之战的成功更坚决了夫差挥军北上的决计,但是伍子胥总是对立,这让夫差十分动火,打也不是杀也不是,为了耳朵清净些,便派他出使齐国。

此刻的伍子胥现已意识到自己的命运,所以起程时带着儿子伍封,把他托付给齐国的老友鲍牧。

《史记》有记载,“乃属其子於齐鲍牧,而还报吴。”

回来吴国不久,伯嚭向夫差毁谤,说伍子胥把儿子送到齐国有谋反之意,伍子胥灰心丧气,所以拔刀自杀。

伍子胥逝世后,伍封为了不受牵连,不再用伍姓,而是以天孙封为自己的姓名,这也是后世把天孙氏的人当作伍子胥后嗣的根本原因。

在历史上,像伍子胥三代人这种状况极为罕见,这与春秋战国这个特别年代有关。

(参考文献:《史记》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