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流传着北宋时徐铎、薛奕两位文武状元及第后,一起回乡探亲的传说。在水路搭船时,他们因谁的船在前而争论。依照常规,文状元应在前,但薛奕非要争这口气。他说:“我开国皇帝便是武将身世,并且能得全国并一致我国,全赖武将身经百战,所以,我船在你之先,天经地义。”

徐铎道:“太祖皇帝是武将身世不假,但他之所以能得全国并管理全国,仍是倚重赵普这样的文臣。没有赵普的‘半部《论语》治全国’能行么?武将身手再大,也要靠文臣调遣。咱们两人虽然都是状元,但我是文状元,文状元在先天经地义。”所以,两人争论不休。

最终,他们用对对联方法一决前后。薛奕沉吟顷刻,出上联道:“二舟同行,橹速(鲁肃)哪及帆快(樊哙)!”

此联使用谐音,既指物(橹和帆),又指人(三国时东吴大臣、文官鲁肃和西汉的开国元勋、武将樊哙),寓有“文不及武”之意。真是构思美妙,意境深邃。虽然徐铎是文状元,但苦思冥想良久,仍无法对出下联。薛奕见他困顿不已的容貌,不忍心让他过火尴尬,便说道:“徐兄毋需过火仔细。有道是,出联简单对联难,我信任只需多给时刻,你是彻底可以对出的。”

徐铎一听更觉羞愧:“我本认为兄台乃武人,在题联对句上绝非自己对手,谁料兄台文才远胜于我,真实令人敬服!”

薛奕见他出语真挚,便给他台阶下,说道:“并非薛某才识过人,适才只不过偶然想到这一联句,与兄台比较,薛某差之远矣。若凭一上联就判定我的文才胜于你,那真是天大的笑话!方才的较量纯属戏言,兄台不用介意。仍是按一般习气,文在前,武在后,你的船在前面行进,薛某愿跟从于后!”

徐铎忙说:“不行!薛兄理应在前!”

此刻,河道渐阔,薛奕又见其固执不肯前行,便说道:“已然兄台不肯前行,那就并舟而行吧!”所以,高悬文、武状元旗帜的两艘船舶齐头并进,接近莆田码头。

尔后,十几年过去了,徐铎还不忘怎么对出下联。直到他的儿子成婚时,喜堂外响起吹吹奏奏的愉快乐曲声,才忽然激起了他的创意,总算对出下联:“八音齐奏,笛清(狄青)怎比箫和(萧何)?”

此下联,也是既指物(笛和箫),又指人(宋仁宗的大将狄青和西汉开国功臣萧何)含有“武将不及文臣”之意,与从前薛奕的上联可谓对得天衣无缝,相得益彰。惋惜,当徐铎对出下联时,薛奕已为国捐躯多年。不能在薛奕生前对出下联,徐铎毕生感到遗憾。

推荐阅读